必威教院教学周洪宇呼吁

  昨日,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洪宇呼吁,政府应该推行全国性的校车安全工程,为孩子们上学放学提供安全保障;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教授则认为,义务教育经费应包括校车经费。

  武汉现状:

  已开通校车专线757条

  每天接送学生2.2万名,存在三大问题

  本报讯 (记者 周锐 通讯员 邹永宁)
昨日,记者从武汉市教育局获悉:截止到2010年8月底,全市15个区共410所中小学、幼儿园(含公办、民办)开通了757条校车专线,共有校车613台(其中公交公司派出34辆),每天接送中小学生、幼儿共2.2万多名。

  据悉,我市自2005年10月31日正式启动部分学校校车接送学生工作,坚持定人定座,每车配备一至两名跟车教师,在督促乘车学生按时、按点上下车,对学生乘车情况进行记录,维护乘车秩序的同时,进行安全教育,引导学生由保姆型乘车向自我管理型转变,锻炼学生的生存能力,确保学生平安。

  我市校车运营虽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相关部门协调处理。

  1、无证幼儿园“黑校车”流动性大,隐蔽性强,用车品种多,治理难度大,对于黑校车的处罚没有统一标准,影响了整治工作力度。

  2、少数中小学、幼儿园,特别是新城区的部分中小学、幼儿园,使用私人车辆,存在随意性,在管理上存在漏洞和较大的安全隐患。

  3、由于行政管理区域划分与教育管理范围不一致,造成校车审批工作不能顺利进行。

  确保校车安全

  不能光靠问责

  2001年,周洪宇曾到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做访问教授,那时,他就注意到美国学生乘坐的校车:特定的黄色,特定的时间,专门接送孩子上下学,“这种统一生产、统一标识、统一使用、统一管理的校车,对学生太有好处了,也减轻了家长的负担和担忧”。

  反观国内,近年来校车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其中凸显的问题令人痛心。周洪宇在提案中特地附上了两起重大校车事故的案例和现场图片;他认为,我国在校车的规范运营和监督管理方面存在严重缺失,问题不解决,只是简单地对相关部门负责人进行问责是远远不够的。

  政府负责引导

  依靠市场运作

  周洪宇建议,政府应该成立专门协调机构负责“全国校车安全工程”,制订校车的各项技术标准和校车生产准入制度,挑选出合格的汽车厂商制造符合标准要求的校车,然后通过立法、完善制度,逐步在全国进行推广。

必威,  在具体实施方面,周洪宇提出,一是靠政府引导,二是靠市场运作。“绝不是完全由政府买单,但政府可以进行适当补贴,还可以用优惠政策鼓励”,比如可对校车主要零部件减免税收、对校车运营方的校车运营所得税给予部分减免等,支持企业生产校车和运营市场。充分调动全社会力量为孩子提供安全便利的校车服务。

  借鉴国外经验

  建立校车制度

  昨日,记者和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葛剑雄教授聊起校车问题,他指出,我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校车。

  他提到,在美国,开校车的司机驾照要求是最高的,校车载学生出行享有极高的路权,其他车辆自觉让道,这是非成资借鉴的经验;另外,国家义务教育应该为孩子提供校车,“如果国家能提供合格的校车,就不至于发生满载孩子的车翻到沟里这样的惨祸”。

  对于很多地方所认为的经费不足没有办法承担校车费用的现状,葛剑雄提出,应该把校车经费包括在义务教育经费里。

  公交可以提供

  “开校车服务”

  昨天,就校车问题,记者采访了全国人大代表、武汉公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五公司驾驶员王静,她说:“2010年我在全国人大的小组讨论中,曾经提出过这种观点:尝试在公交集团内,把校车统一归口管理,建立一支车队,为学校提供交通服务。但是当时没有形成太大反响。”

  王静认为,校车安全事故的源头是司机的思想意识还没有达到开客车的水平。她建议可以采取类似“租赁”的方式,学校、单位提供客车,由公交公司提供开车服务。在公交内部,不妨尝试校车统一归口管理,建立一支“校车驾驶队”,专门为孩子开客车。
特派记者 肖娟 周海滨

  警方思考:

  校车安全标准贯彻不易

  光是车身颜色就难确保

  本报讯 (特派记者 肖娟)
昨日,武汉市交管局宣传教育处处长陈骥告诉记者,我市校车必须经过交管局的资质审核,严格按照《湖北省校车交通安全管理办法》执行管理。但实际操作中,确实存在很多问题,贯彻下去并不容易。

  他举例说,校车应该统一颜色、统一标志,但实际情况不容乐观。比如市外国语学校,因为学生住校,该校的校车每个星期只使用两次,使用效率并不高,学校便采取租赁的方式。如果严格按校车要求,接送孩子的车辆应该统一涂成黄色,但租来的车一周仅使用两次,全改成校车,租赁公司平时就没法用这车了。

  其次,在农村校车很难推广。因为农村的中小学、幼儿园普遍买不起车,农民也出不起这个钱,所以只能租车,如小面包车和三轮车,但这些车确实非常危险。农村的校车同样要办证,但又很难符合要求,交管部门左右为难。

  陈骥表示,现实中很多困难都反映在经费上,国外不少先进国家,校车都是政府国有,有国家财政进行保障,国家应该为教育加大投入。

  热聚焦两会

  他山之石:

  美国的黄色校车

  1910年,美国大约有30个州开始运作校车制度。在过去的一百年中,全美的校车运载了至少5亿名学生,同时,乘车上下学的12年制学校学生也占到了整个在校生总数的54%。

  如今全美每天有47500辆黄色校车奔驰在公路上;有2500万学生乘校车上学和回家;每天乘坐校车的学生为5000万人次;每天因参加课外活动乘校车的学生为500万人次。每年,校车行驶43亿英里,有110亿次学生旅行,并有220亿次学生上下车。每年每个学生花在校车上的费用为520美元。

  校车行业是美国少数几个为政府严格管制的行业。政府在这个行业中涉入极深,远远胜过其他行业,对该行业的立法也多过其他行业。美国的校车上有一个写着“STOP”的标志牌。对于整个美国社会来说,这是一个必须令行禁止的标志。当校车一到达目的地,司机就会将它显示出来,这时校车前后各25米的车辆要全部停下,甚至对面车道的车也要停下。如果在校车停下来之后,后面的车超越它行驶就是严重违章。美国的各个州早已经有了相应的交通法规,会对肇事者给予非常严厉的惩罚。校车在美国有优选通行权,所有车辆必须自觉避让,甚至总统的“座驾”也不能例外。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