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绝大多数国内网友接触耶鲁大学开放课程的敲门石

如果你还没有听说过“耶鲁大学开放课程”,那么你已经“OUT”了。在这个夏天,来自英美等国名校的网络开放课程,纷纷进入中国网民的视野,在网友的硬盘中“攻城略地”,成为了新一代网络宠儿。“耶鲁大学开放课程”不仅成为网络热词,还出现在各大视频网站、国内各大网络下载站点的首页。而自发下载并收看这些高校开放课的网友,也被称为“网课族”。

耶鲁怪老头把我带进开放课

王磊第一次接触“耶鲁大学开放课程”,是看到一张网友转载的视频截图。图片中是一个面容瘦削的老者,头发有些灰白,略显凌乱,穿着一件格子衬衫搭配一条蓝色牛仔裤,脚底下是一双帆布鞋。老者盘腿坐在一张讲台上,双手展开在空中挥舞,不知在说着什么。图片的标题上写着,“瞧瞧外国的教授怎么上课”。

大概一个星期过后,王磊知道了这个老者的名字——Shelly
Kagan(薛立·卡刚)——耶鲁大学著名教授,他所教授的课程是《哲学:死亡》,一门从哲学角度看待死亡的课程。进而王磊了解到,这个怪异的老头,是绝大多数国内网友接触耶鲁大学开放课程的敲门石。

“对他感兴趣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没有哪个中国的教授会盘腿坐在讲台上讲课。”由于好奇,从来对哲学没有什么兴趣的王磊,在网上下载了这个怪异老头的哲学课程——死亡——听起来并非是个很轻松的话题。

不过上了第一课,王磊就对这个老头有了更深的兴趣,虽然只是对自己课程的简单描述,不过看到一个大学教授不时的从讲台上跳下,又不时一屁股坐回讲台,王磊觉得“很有喜感”。在课程中,这名教授向学生们表示,第一件希望学生做的事情,就是管自己叫”Shelly”,因为自己对“Professor
Kagan(卡刚教授)”的反应比较慢,不过“喜欢叫我Shelly的同学越来越少了。”

工作几年后,王磊发现身为工科毕业生,自己在人文社科方面的知识有很多不足,而这些知识往往会在日常工作、生活中用到,于是这个在大学时期“必修课选上,选修课不上”的学生,决定在工作5年后,用上
“网课”的方式来一次自发的远程教育:“提供开放课的都是国际知名大学,课程大多是导论性质,最适合自学。”

顺着“耶鲁大学开放课程”的关键字搜索,王磊发现了更多的开放课程,从“心理学”、“生物学”到“基础物理”、“欧洲文明”、“金融市场”,仅耶鲁大学开放课程便有十多种:“比自己上大学时,一个学期要上的课还要多。”

最具吸引力的是授课方式

凭着兴趣,王磊开始下载《心理学导论》、《死亡》与《聆听音乐》的相关课程,其他课程的老师,并不像Shelly教授一样“坐而论道”,不过仍给王磊带来了与上大学时不同的感受。

“实际上,这些名校开放课难度并不大,甚至可以说,对于中国学生来说很容易就能理解,但教学方式与我们有许多不同。”在王磊看来,名校开放课之所以能够吸引与自己一样的“网课族”,并非来源于课程中的知识,而是授课的方式。“所有开放课程都有一样的特点,那就是激发你的兴趣,引发你自己的思考。”

在《聆听音乐》课上,白发苍苍的音乐教授Craig
Wright为了让学生更直观地理解他的想法,模仿了一段当今流行的电子舞曲,之后又弹奏了一段古典音乐:“他的目的不是要分出孰优孰劣,而是要告诉学生,上了自己的课,就能理解其中的不同,并充分享受音乐带给自己的乐趣。”

而坐而论道的Shelly教授则在第一节课便向学生们宣布,作为讨论“死亡”的始发点,自己认为人并没有超越肉体的“灵魂”,并希望与自己持不同观点的同学与自己辩论:“我不期待在课程的最后,你就能同意我的观点,但我会尽量尝试着如此做。”

“开放课程的教授们,并不强制你去接受他的观点,而是向你展现某个领域的知识,并启迪你去思考,鼓励你参与讨论。”王磊举例说,《心理学导论》的教师Paul
Bloom教授便在课上活学活用了自己的专业技能。Paul
Bloom表示自己发现,当问“还有问题吗?”时,学生们都不敢举手提问,如果改问“对于这个话题你有什么问题?”学生的回应则会更多。所以每次鼓励学生提问,Paul
Bloom都使用后者:“这只是一个小细节,但让人觉得很有趣,又体现了心理学的特色。”

名校开放课程风行全球

“还有很多著名的大学都有开放课程,比如MIT(麻省理工学院)和Harvard(哈佛大学),另外在YouTube里面很多大学还有自己的频道,在上面发布自己最新的科研成果和访谈以及部分课程录像。”人人影视字幕组《博弈论》课程翻译总监Darrencui向记者介绍,2009年他自己曾搜索到一些麻省理工学院的开放课程,进而发现耶鲁大学也有为数不少的开放课。

此时Darrencui正好看到网络上字幕组发出的课程翻译招募信息,于是决定一试身手。

betway88,国外名校开放课也不仅仅在国内流行,在这些课程被录制伊始,就被定位于免费开放观看,并向全世界公开。

《心理学导论》的教师Paul
Bloom教授在课程开场白中,便表示自己的课程是耶鲁大学开放课程的一部分:“本年度结束时,所有视频录像都会在网上。”Paul
Bloom也不忘向学生们打趣:“由于有可能被拍到,如果你们是证人保护计划的一员,或者是逃犯级的人物,最好就不要坐在前排了。”

“这些公开课之所以受到关注,可能更多与国内教育水平有关。”《心理学导论》翻译总监yank121表示,公开课在网上迅速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与国内许多学校授课过于刻板相比,国外名校开放课程更为生动,老师与学生的互动更多,讲述知识面更广,角度更加新颖。

据了解,名校开放课多是比较受欢迎的本科课程。由于所有耶鲁大学开放课程材料都参加了知识共享方面协议。因此所有的使用者都可以下载、分享这些材料,甚至对其进行演绎,只要不是用于商业用途,并且署名为Yale(耶鲁)即可。

课程翻译全靠网友“DIY”

当然,网络开放课仍有遗憾,对于像王磊这样的中国“网课族”来说,语言障碍很难逾越。

据人人影视字幕组负责人介绍,最开始发现网络上有大量开放课程放出的,是该字幕组的纪录片翻译组,由于开放课程的专业性较强,因此在翻译开始前,字幕组的工作人员也颇为忐忑。毕竟字幕组之前的主要方向是美剧及电影。

“教授上课的语言比较随意,因此在理解上有难度,而且教授随意举的例子对于处在异域文化的我们来说可能就要查阅很多资料才能明白。”人人影视字幕组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该字幕组有近百名网友参与进开放课程的翻译过程中,并分为小组由各负责人分头翻译,不过由于相关课程专业性强,翻译时间自然比普通美剧长许多:“开放课火是必然的。耶鲁公开这些课程的初衷就是和世界分享他们的智库,而对于以汉语为母语的国人来说,语言是最大的隔阂,而我们的工作就是消除隔阂。”

记者搜索网络资源发现,目前网络上流行的开放课程已超过20种,其中大多数已进入中文翻译阶段,但由于其专业难度较大,多数课程的翻译进度非常缓慢,一些课程一两周才会更新一集。

按照这个进度,将现有的课程全部翻译完成需要超过半年的时间。而与此同时,网上开放课越来越多,其中还包括德国、法国等非英语国家的课程。

王磊表示,初看开放课时,原本以为这只是小众爱好,然而仅过了几个月,“网课族”的规模就迅速壮大起来:“能够学习这些课程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好事,我觉得如果能组织正规的人员完成翻译任务,甚至中文配音,就能够让更多人获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