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申请退学

图片 1
“几年不见,妹妹长大了。邂逅柠溪,她欢乐如故,我却已少年老成。感叹似水流年!”——摘自冯邵一微博(图为冯邵一和他的妹妹)图片 2十岁男孩申请退学图片 3冯邵一

我的理想就是和最心爱的女孩一起生活,哪怕是让砍柴,拾破烂为生,我愿意和她在一起。”这段文字出自一个珠海10岁男孩的笔下,在他的这封《申请书》里还提到,“我申请退学,我不想把我的理想葬送在这无聊的作业和考试中……”这封《申请书》在天空城社区网上迅速蹿红。令人意外的是,冯邵一并不是一个“坏孩子”。相反,他是一个标准的全面发展的“优等生”:他在小学因为成绩优异连跳三级,年仅10岁已经读初中一年级。

《父子谅解备忘录》

而更具有谈资的是,孩子的父亲与他签订了《父子谅解备忘录》,里面有重要的四条决议:“我不出卖自己的主权,爸爸只享受监护权。我继续上学,也可以申请休学,但学习不能停止。允许我抗议,实行家庭两票通过的抗议有效。拒绝家长[微博]长期在我身边三米内巡航。”

申请书是手写体,字体工整,清秀。语言诙谐幽默,实在让人难以把这份作品与10岁的孩子画上等号。写退学申请的小男孩名叫冯邵一,曾经在影视作品《野蛮妈妈结婚记》、《双城之间》和《云上的诱惑》中担任过角色。

偷偷接受采访

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到了冯邵一和他的爸爸冯银刚。冯邵一的声音还很稚嫩,但他说话的语气却很像大人。“我现在很忙,我正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而之后据他爸爸透露,冯邵一其实当时正在吃晚饭,这就是他所说的“重要的事情”。因为他的妈妈一向反对他抛头露面,所以冯邵一把电话拿到一边,偷偷接受采访的。

对话儿子冯邵一 “只为引起关注”

华西都市报:你写《退学申请书》到底是基于什么考虑的呢?

冯邵一:我觉得学校的压力太大了,想发泄一下,看看网上的评论,有没有谁会支持我。

华西都市报:哪些压力?

冯邵一:也不是说学校不好,但是只论学习成绩的教学方式我很不能接受。

华西都市报:那你会退学吗?

冯邵一:肯定不会,只是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我的“申请书”已经得到了大家的关注了,我的目的达到了。

华西都市报:你说“理想是和最心爱的女孩一起生活”,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冯邵一:没有。这是我打个比方,理想的生活状态就是这样。人最大的幸福不就是家庭幸福吗?不管我将来有没有钱,是做什么的,能够跟自己最心爱的人在一起就满足了。而且今天学校还调查了,找了老师和同学了解,证明了我的清白。

华西都市报:你在申请书里说,“诺贝尔发明了炸弹,让全世界生活在恐惧里,就算他有一万个伟大的发明,也抵不上一个罪恶的创造……”

冯邵一:呵呵,这段话被很多网友批评,我之所以写这样极端的话,就是为了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而已。

“我们就是平民家庭”对话父亲冯银刚

华西都市报:你什么时候看到儿子写的《申请书》的?

冯银刚:当时儿子把《申请书》贴在微博上,还转发给了我,当时我正在上海出差,看到之后就给他打了电话。

华西都市报:你当时觉得冯邵一会退学吗?

冯银刚:其实,冯邵一是一个很理性的孩子,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知道九年制义务教育是不允许初中生退学的,而且他也知道,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就应该遵守现在的规矩。我对儿子很了解,他的真正目的就是发泄,退学是肯定不会的。

华西都市报:所以你才签了《父子谅解备忘录》?

冯银刚:是的,《备忘录》的内容当时是在电话里口述的,我的原话是“我尊重你独立的思想和独立的见解,爸爸会和学校、老师商量能否休学,争取给你一个宽松的学习环境,比如只参加期末考试;允许他抗议,实行家庭两票通过的抗议有效;另外就是不干涉你的隐私。”冯邵一很搞笑,他在转述我的话时说,“我不出卖自己的主权,爸爸只享受监护权;拒绝家长长期在我身边三米内巡航。”那是他看了钓鱼岛事件。

华西都市报:你怎么看待冯邵一写《退学申请》?

冯银刚:他有一回数学考试不理想,他在班里排10来名,全年级100多名。考试成绩让他很受伤,毕竟他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心目中的楷模。以前冯邵一上小学的时候时间很宽裕,喜欢玩乒乓球,玩轮滑,但现在没有那么多玩的时间了,加上场地不允许,牺牲了他很多业余爱好。

华西都市报:有网友认为,冯邵一写《申请书》是一种炒作。

冯银刚:我也看到了这样的评论,有人说这是不是他宣传电视作品的需要,如果真是那样,经纪公司会去操作。其实,冯邵一说想退学跟任何一个普通孩子说不想学习一样,只是他曾经演过电视,认识他的人多一点,但他就是一个普通小孩,没必要炒作。还有人猜测我们家背景什么的,我们就一平民家庭,不过我的薪水的确不算低。

教育理念

“会告诉他怀孕是怎么回事”

他的理想是做昆虫学家或者飞机制造设计师

华西都市报:冯邵一是个什么样的孩子?

冯银刚:很多看了冯邵一微博的人觉得他是个很叛逆的孩子,其实小孩从来没有提不合理的要求。今年他过生日,带他选玩具。他特别喜欢一个300多块钱的变形金刚,我准备去买单了,小孩舍不得,嫌贵,最后坚持买了一个20多块钱的玩具。他是一个很懂得节省的小孩,而且很孝顺,去年,他本来要接一部片子,但是因为爷爷生病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住院,他在成都陪了爷爷四十多天。

华西都市报:你的教育理念是什么?冯银刚:我尊重小孩,跟他做到平等对话,他可以指出我们的错误。我们对他的教育做到,民主,开放,权威。比如说,很多家长对性教育难以开口,但我们会告诉他,怀孕是怎么回事等等。在学习方面,我们不苛求他的成绩要多么优秀,但是对人一定要做到真诚。

华西都市报:你们有没有给冯邵一规划过未来?

冯银刚:我们不会去干涉他的选择,他跟我交流过,他并不想做什么明星,他的理想是当一名昆虫学家或者飞机制造设计师,所以我特别尊重他这些方面的爱好。冯邵一喜欢吃罐头,家里有几十个空瓶子,全部被他装着各种昆虫,但大都被他养死了。他还喜欢养鹦鹉,经常告诉别人80%的鹦鹉是不会说话的。

华西都市报:如果冯邵一真选择休学,你会怎么安排?

冯银刚:我会带他出去长见识,看看不同层面的人生,我一直告诉他,写作是要凑近去看,飘在空中是写不出来生动的文章的。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寰

(华西都市报)

相关文章